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物 > 正文

他们也曾是“喵星人”的俘虏

2019-06-21 23:52:27 来源:盘多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黄庭坚:买鱼给猫发工资

  宋代的大诗人黄庭坚在《乞猫》一诗中写道:“秋来鼠辈欺猫死,窥瓮翻盘搅夜眠来自55555333.cc。闻道狸奴将数子,买鱼穿柳聘衔蝉。”黄庭坚家里的老鼠仗着他家的老猫死了,闹得很凶。当黄庭坚得知别人家的猫即将产子时,就赶紧去买条鱼,好“聘”一只小狸奴到家里来。

  古人为表达对猫咪的喜爱,把猫叫作“狸奴”,简直和现代完全颠倒了过来欢迎55555333.cc

  丘吉尔:开饭喽,猫去哪儿了

  爱猫人士、英国前首相丘吉尔的黑猫尼尔森,曾在“二战”期间多次陪伴主人出席内阁会议。

  丘吉尔晚年时,他的私人秘书送给他一只橘色的猫,名叫乔克。丘吉尔非常爱这只猫,每到饭点,仆人都要跑去找到乔克让它回到饭桌上,丘吉尔才肯开始用餐。丘吉尔在遗嘱中说,希望自己的老宅中一直住着一只叫乔克的猫,作为对过往的纪念5.5.5.5.5.3.3.3.c.c。如今,这只猫的后代“乔克四世”仍然住在丘吉尔的老宅里。

  爱因斯坦:有一只讨厌下雨天的“老虎”

  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喜欢动物,养过鹦鹉,也养过猫。他给猫取名为“老虎”。“老虎”是一只很有个性的猫,一到下雨天,它就会郁郁寡欢HySM。一位熟人回忆起这样一个场景:一次,又是下雨天,爱因斯坦对闷闷不乐的“老虎”说:“我知道是哪里出了错,可是亲爱的小兄弟,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关掉它。”

  马克·吐温:养19只猫的人还是很快乐的

  美国作家马克·吐温曾经同时养过19只猫,是“猫奴”里的“战斗机”。据马克·吐温自己说,他有一只猫非常喜欢在他打台球的时候胡乱指点江山,这只猫喜欢坐在台球桌拐角处的洞里舒适地观战,并在它认为必要的时候加以干预,比如突然伸爪改变球的方向。

  一次,一只名叫巴比诺的猫不见了,心急如焚的马克·吐温在当地所有的报纸上刊登了“马克·吐温丢失了一只猫”的寻猫启事,这条广告在读者心里变成了“现在有一个免费的机会见到马克·吐温”5 5 5 5 5 3 3 3 c c。于是,人们络绎不绝地抱着猫来到马克·吐温家,只求见他一面。后来巴比诺被找到了,马克·吐温又发了一条广告说猫已经找到,可还是继续有人抱着猫来。

  日后,有一些美国人在登寻猫广告的时候,还会声明:“本广告是‘马克·吐温体’。”

推荐信息:
>>> 美好的辞职
>>> 让我来暖你的脚
>>> 贝多芬的灵魂
>>> 灰人理论
>>> 假城门真狗官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盘多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捂不住的蝴蝶

    落叶是季节捂不住的蝴蝶。最爱这落叶。它们如此从容静谧,蕴含着一种极度的优雅与闲适,它们褪尽青青的绿色,不蓬勃、不张扬、不锐利,剩下的是岁月渐远后的温馨与从容。它们换上金黄的衣裳,在秋天高远的天空下,如此妥帖地唱完了青春的歌儿,最后从枝头静静地飘了下来。这是一种成熟的声音。“成熟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音响,一种不再需要对别人察言观色的从容,一种终于向周围申诉求告的大

  • 不愿妻子荒睡一晚

    秋天的一个深夜,我从长途客车上下来,穿过黑暗寂静的县城,回到自己的家门口。我敲了几下院门,没有人回应。妻子和女儿都已熟睡。我又跑到楼后,对着窗户喊了几声,家里依旧静悄悄的。记忆中,我从未这样晚回家。以前我总是还没下班就回来,天一黑便锁上院门,在家里看书或者看电视,陪伴妻子和女儿。我跳进院子,推开厨房的门,拉亮灯,在碗柜里找到半盘剩菜和一个馍馍,自个儿吃了起来。在碗柜的抽屉里,我找到楼房门上的钥匙,

  • 面子与本钱

    显然,争面子就像做生意,也是要有点本钱的。可以用来当本钱的东西、事情和条件很多。一般说来,但凡别人没有,而只有自己才有,或虽然别人也有,却不如自己的多和好,或不比自己先有,都可以视为“本钱”。比方说,阿Q看过杀革命党,未庄的其他人没有看过,这就是本钱。阿Q也因此有面子,可以有资格向他人炫耀,有资格在讲述中将唾沫飞到赵司晨(一个在未庄也多少有点面子的人)脸上,有资格在讲述中扬

  • 领受

    《溪山行旅图》1941年,李霖灿正在云南丽江玉龙雪山下学习和研究纳西族象形文字,忽然收到李济和董作宾的电报,邀請他加入“中央博物院”筹备处,并汇来一笔调查费,嘱咐其收集民俗标本。两年后,李霖灿到四川省南溪县的李庄,回院述职,由此得以亲炙李济。李济常常说起一个找网球的故事。一只网球被打到一堆乱草之中,怎么办呢?如果是美国人,他会不在乎,再去拿一只新球继续打;中国人呢,漫无头绪

  • 老船上岸

    一条二十年的老木头船,用凶恶的风浪刻了文身,布满杀伐之气,就像那些久经沙场的武王。现在,它被搁置在早春的岸滩上,正午时分,若靠近船身,能听见喑哑低闷的声音从深处传来——榫卯彻底相离,绝响四起,这是它生命里最后的动静。“咔吧”一声,榫卯相扣,这是新船才有的资格。新船和新房子一样。从前新盖的大木梁架结构的房子,房架上的柁没完全装到位,经过人一段时间的居住

  • 窗前一丛竹

    在乡间租了一处房子,当时我是看中了那满山的翠竹。望着那一片绿,我不禁雅兴大发,立马付了租金。真在竹园中安家了,我便很快意识到,这片竹林长得实在太快。雨后春笋说来就轰轰烈烈地来了,劲道大、势头猛,很沉重的一块石头也能轻易地被顶起来。难怪以前的人家在乡下盖房子时,总要离竹园一段距离,否则不久后,竹笋便会从房间里冒出来。在我房子的周围,都是碗口粗的高大毛竹。在吃笋的季节招亲唤友,买上两斤五花肉,随便挖一

  • 在阳台上

    老康为了表示对小鱼的欢迎,特地在凛冽的寒风中站立了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后,终于看到戴着帽子、裹着围巾的小鱼像只大兔子一样蹦到他面前。小鱼向他摆着两只手,尖着嗓子抱怨道:“这里真的是好难找啊!我绕来绕去转了一个大圈,就是找不到进来的路,是不是富人住的地方都是这个样子啊?”因为老康自己也是平生第一次入住别墅,自觉身价与以往略有不同,理应更庄重一些才符合这别墅区的氛围,便宽容地一

  • 让小提琴说中国话

    1959年5月27日,上海兰心大戏院,俞丽拿在《梁祝》小提琴协奏曲首演上担任独奏79岁的俞丽拿刷屏了,这可能是她本人都没想到的。2019年3月26日,《真爱·梁祝》在上海举办了启动仪式。这部音乐剧场作品是为纪念《梁山伯与祝英台》小提琴协奏曲诞生60周年和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所作,也是俞丽拿封琴近10年后首次参与的新作。消息一出,各个媒体平台纷纷转发。发布会上,《梁祝》的演奏者俞丽拿和作曲

  • 快跑!一切都被发现了

    那天半夜,我随便拨出第一个号码。一个男人的声音传过来:“喂?是谁?”“快跑!都被发现了!”“什么?怎么回事?”“我们全输了。都被知道了。”“但是,你是谁啊?”“你知道我不可能告诉你的。电话都被监听了。”“发生了什么?谁栽了?”&ld

  • 七日之粮

    今夜的天色正合司马子反的心意。月亮是圆的,云气很盛,飘得快,地面一阵暗一阵明,要偷瞰宋城,这是最好的机会。司马子反决计独自爬登距堙,这用土壅高而附上城去的斜坡,甚陡。他手足并举,听着自己的呼吸渐促,背脊的汗水令他发痒,这让他想起已很久没有洗过澡了。快到顶端时,他攀伤了指甲,但忍痛完成最要紧的收腹撑跃。站定在城头,他不由得呕出几口酸水,想蹲下来,却就此坐倒。他抑制住了呻吟。月色明一阵,暗一阵。举目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