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生活 > 正文

烧烤

2019-06-07 23:50:25 来源:盘多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在金庸的小说里,主角经常流落荒山无人岛欢迎55555333.cc。黄蓉在明霞岛烤野羊,张无忌在山谷里烤鱼,令狐冲在溪边烤田鸡,不一而足;张翠山和殷素素初到冰火岛,只能吃野果,一旦弄到火种,就拿来烤熊肉吃。

  这就是烧烤的美妙之处:除了养育自古以来地球上的人类,还在小说里救活了无数大侠和探险家。究其原因,烧烤实在太质朴、太简单了——有了火,怎么做都成。

  中国有个成语:脍炙人口。“脍”是细切的肉,“炙”是烤熟的肉。说明代人已经知道,肉类烤了以后很好吃。可是也不能用手拿着直接去烤啊,手烤坏了,岂非得不偿失?于是就有了扦子。东汉石刻画里就有人拿扦子烤肉的画面。

  春秋时期,专诸行刺吴王僚,就是以鱼炙为由头,鱼肚子里藏了著名的鱼肠剑。可怜吴王僚,就为了吃一口鱼,葬送了性命5+5+5+5+5+3+3+3+c+c。這要命的鱼炙,应该就是烤整鱼。

  大炮这玩意儿得等有了火药才有用武之地。在此之前,“炮”这个字怎么讲呢?跟烤肉有关。

  世人说纣王昏庸暴虐,偏偏他还很有才华。“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声”,做起缺德事来,也很有跨界才华,比如著名的炮烙,是把铜柱烧红,拿来烤人。这招其实是从厨子那里学来的,所谓“炮”,就是把物体烧热后拿去烤肉,属于热传导,类似于现在的铁板烤肉。

  当然,铜柱子这种家伙,太奢侈了,普通古代人拿什么来烤肉呢?石头!这法子放之四海而皆准。日本人有热石头烤地瓜,源远流长;葡萄牙人有热石板烤牛肉,我在马德拉吃过——这两个地方一个在亚欧大陆之东,一个在亚欧大陆之西,在烤东西上却如此心有灵犀,妙哉。

  欧洲文学经典《荷马史诗》之《伊利亚特》里,出现以下情景若干次:

  “当众人做完祷告、撒过祭麦,他们扳起祭畜的头颅,割断它们的喉管,剥去皮张,然后剔下腿肉,用油脂包裹腿骨,双层,把小块的生肉置于其上。老人把肉包放在劈开的木块上焚烤,洒上闪亮的醇酒;年轻人手握五指尖叉,站在他的身边5.3.故.事.网。焚烧了祭畜的腿件,品尝过内脏,他们把所剩部分切成小块,用叉子挑起来仔细炙烤后,脱叉备用。”

  这就是史诗里英雄们祭祀的礼仪,说白了,就是希腊式烤肉:用叉子挑起来炙烤。这里面有许多细节值得研究,比如:古希腊人已经懂得剔腿肉来烤了;古希腊人已经知道要将肉切成小块来仔细炙烤;古希腊人已经知道烤完肉后,要脱叉备用了——就着叉子直接吃,于健康有害。

  后来土耳其人占了希腊的地方,学了希腊人的吃法,还有了著名的旋转烤肉。如今在法国和德国,市井百姓想吃顿好肉,就奔土耳其烤肉馆——架子上挂着肉,不停旋转翻烤,然后片下来吃。只是在法国,会配蔬菜沙拉和薯条;在德国,有些店会贴心地配上德国特产酸菜,解腻。然而不管在法国还是德国,旋转烤肉和叉子,都是土耳其烤肉的必备物——荷马时代的英雄们早已远去,留下的也就是烤肉叉了。

  日本人的蒲烧鳗鱼,天下闻名。当然他们有许多讲究,重视经验和细节。现代日本许多店铺,都是用煤气炉烤鳗鱼;但传统老铺子,会强调用木炭烤,且要见明火Efl。为什么呢?理由是,煤气燃烧后,生成二氧化碳和水,会让鳗鱼受潮,吃起来软塌塌的,且容易凉;用木炭烤,温度更高且更干燥,能把鳗鱼的脂肪烤出来。日本老师傅会玄而又玄地说:鳗鱼脂肪滴在木炭里,能使烟熏别有滋味,于是烤鳗鱼还另带脂肪回熏之香气,为煤气炉所不能有。所以,木炭比煤气好太多了。

  北京烤鸭,有名的分为挂炉和焖炉,其实就是烤制技术进步快,分化了。挂炉其实就是传统的明火烤,负责烤的师傅可以随时查看,顺手翻转,让鸭子受热均匀。烤完了,皮下脂肪全部融化,皮脆肉嫩。焖炉烤鸭则不考验技巧,单看器物:炉膛烧热,将鸭子搁铁罩里,焖熟的。这就不用考虑鸭子受热均匀的问题,不用怕把鸭子烤焦了。

  中国人想吃热闹的,就吃火锅;日本人和韩国人则爱烧烤。就像中国人通常不会一个人去默默吃火锅,在日本,一个人去吃烤肉,也会显得很奇怪来源55555333.cc

  烧烤是五感俱全的事儿:你听见肉串在火上吱吱作响,不忍心看;看到肉由红慢悠悠地变灰,就百爪挠心;闻到了孜然味儿,坐立不安,就差伸手去火里把吱吱求救的肉串给抢出来了。烤好了,撒上调料,端上桌来,肉串还在吱吱作响。这时候须得要冰啤酒,酒倒进杯里,泡沫咻咻涌出。味觉没到之前,嗅觉、听觉、视觉都在提示你这玩意有多美妙。

  烧烤现在流行全国,而且名扬海外。维基百科上,有个英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条目,叫作Chuan。英语解释道:这玩意是指小块的、串在扦子上烤制的肉,在北京、天津、济南和吉林最受欢迎。稍微一想,就知道Chuan就是“串”的汉语读音嘛!中国文化输出海外,又一个成功案例啊。

编辑推荐:
>>> 不该较劲别较劲
>>> 上帝特别钟爱的人
>>> 羊肉出在牛身上
>>> 和一台冰箱约会
>>> 无心寻欢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盘多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庭中童年

    一是父母单位的医生将我带到这世上的,小学二年级之前我就一直住在父母单位的大院中。有多大呢,一扇大铁门,就像小区的门,门内全都属于单位。花园、园心亭、操场、旧式的楼房、办公楼,甚至还有一所小型幼儿园,凡所应有,无所不有。最重要的是,我们这一辈的孩子从小生活在一起,就像一个大家庭里的兄弟姐妹一样。大人们总说:“大门之内就是安全的,你们千万别跑出去。”正因为孩子们都在一起,所以不

  • 云朵中的小火车

    冒着白烟,一路欢歌,云朵中的小火车运来艳阳、露珠儿、瓜果,同时,也运来清凉的风,让天空露出明净的额。云朵中的小火车运来秋雨,敲打着窗棂—整个晚上,像一个很慢的人,来来回回,在银幕上走着,不吃,也不喝。云朵中的小火车—它奔跑,就是一个季节悄悄流过;它停留,就是有话要说:是的,生活中谁也不是过客。我多想乘上云朵中的小火车,在天空之城,画下迷人的秋色;而且还要告诉秋蝉:因为它的鸣

  • 总有些美好的事情发生

    请允许我安心领受你的馈赠并感谢上帝感谢上帝有你以及世间一切美丽的事物我心存感激但不敢耿耿于欠负因为若馈赠于你是美好的接受于我亦当如此总有些美好的事情发生有些美好的人活着哪怕我不曾遇見哪怕不发生在我身上这样的事啊只想一想,就不孤独

  • 春好处

    春好处有三,一曰闲,二曰静,三曰雅。这三个字,是一春的概括,也是按照时间的推进,春逐渐丰韵起来的过程。春节前后十多天,热热闹闹乱乱腾腾过后,年就渐走渐远了,人也消停了,这段日子,脑子里、山林里、天空里,最突出的就是一个闲字了。人这时还半滞留在年味半晃荡在料峭里,至于这一年要干啥,要达到一个什么目标,要干到一个什么程度,还没有完整的规划,因此说,这段时间,人还是有点闲的。山林里,就更闲了,树木还都睡

  • 风景不会自己说话

    中午吃完饭,我常在我们公司写字楼附近的商圈里闲逛。对于一个女人来说,逛街绝对是一件好玩的事,那里伫立着很多风景,你稍不留意就会与它擦肩而过。七日书有一天中午,在常去吃饭的一条休闲街,我发现多出来一间概念书店。其实就是一个小小的角落,大约两平方米大,放着一张带靠垫的小沙发,一盏落地灯,一个原木书架上陈列着二十几本书。让人诧异的是,书的品种只有一种:龙应台的《美丽的权利》。后来看到墙上的海报,才知道这

  • 挡住那个月亮

    闭上窗户,拉起窗帘,挡住那悄悄溜来的月亮,她的装束太像她以前——当我们的诗琴还未积上岁月的尘埃,我们念到的名字还未刻在石碑之上。莫要去踏沾了露水的草坪去观望仙后座的模样,还有大熊座和小熊座,以及猎户座闪烁的形象;闭门不出吧;我们曾被那番景色吸引,当美好的东西仍未凋亡。让午夜的香气缠绵不逸。切莫去拂除花束,唤醒那同样的甜蜜情意,像当年任由香气向你我吹拂。那时节,生活就像在欢笑

  • 一粒沙看世界

    我们称它为一粒沙,但它既不自称为粒,也不自称为沙。没有名字,它照样过得很好,不管是一般的、独特的、永久的、短暂的、谬误的或贴切的名字。它不需要我们的注视和触摸。它并不觉得自己被注视和触摸。它掉落在窗台上这个事实只是我们的,而不是它的经验。对它而言,这和落在其他地方并无两样,不确定它已完成坠落或者还在坠落中。窗外是美丽的湖景,但风景不会自我欣赏。它存在于这个世界,无色、无形、无声、无臭,又无痛。湖底

  • 我接受命运,但怀疑生活

    我们一边“丧”着,又一边“燃”着地马不停蹄。走着走着,时常忘了自己。有一天,突然停下回望,看到一个人,在“正确”的年纪娶了“合适”的女人,干着“稳定”的工作,过着“美满”的生活……咦,怎么是自己?我的笑容怎么那么客套?肢体怎么如此僵硬?噢,原來我的心在这里

  • 倘若我的幸福是一只自由的雄鹰

    倘若我的幸福是一只自由的雄鹰,哪怕它在蔚蓝的天空骄傲地飞翔,我也要在弓弦上搭一支响亮的利箭,無论它是死还是生,它必须属于我!倘若我的幸福是一朵奇异的小花,哪怕这朵小花生长在陡峭的悬崖上,我也要不顾一切地得到它,把它摘下,陶醉于它馥郁的芳香。倘若我的幸福是一枚罕见的钻戒,即使它沉落河底,被松散的沙粒掩埋,我也要像一条美人鱼似的潜到水底,让它在我的掌心大放异彩!倘若我的幸福就隐藏在你的心头,我要夜以继

  • 阿芳的灯

    走在那条湿淋淋的小街上,家家门户紧闭。雨滴敲在水泥路面上,滴滴答答,在空寂的街上溅起回声。望着铅灰色的云层,听着四下里单调的雨声,心里涌上一种莫名的悒郁。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这小街却也不失明丽。家家户户半启着门,老人在门前择菜,小孩在门前嬉闹。在安静的老人与活泼的孩子身后,是他们各自的家。这一排临街的人家里各有着什么样的生活?如有余暇,又有闲心,便会好奇。有一天,一个很平常的日子里,虽不是阴天,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