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林 > 世间感动 > 正文

我喜欢的人,撤回了一条消息

2019-03-30 04:45:58 来源:盘多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01

  前些天我在网上看到一则帖子,是讲日本漫画的,想起之前和大雄先生聊起过这个点,顺手就分享给他5.5.5.5.5.3.3.3.c.c。没想到从不熬夜的大雄竟然秒回我。

  “哎,你怎么还没睡?”

  “天,你怎么还没睡?”

  差不多是同时点下发送,我盯着屏幕嘿嘿傻笑,觉得我们之间的默契也是没谁了。

  好不容易遇到他主动愿意和我谈话,我自然要抓住这个机会。我紧忙问:“你今天怎么熬夜了?”生怕回得慢一些他就下线了。

  被我抓到的大雄先生说:“今天心情不太好,和同事出去喝了些酒。回家觉得没喝够,又把家里存的翻出来喝光了。”

  “那现在是醉了,还是清醒的?”

  “当然是清醒的……”

  那趁你清醒,我和你告白吧。

  这个可怕的想法一经脱出,就像冲破心闸的小鹿,在胸膛不停乱撞,我赶紧把手机放到身边,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就被指尖出卖了内心。

  我这边半天不说话,他大概是以为我睡了,发了个兔斯基拉被子睡觉的表情。

  “我——我还没睡,刚才……洗了把脸。”我撒个了谎,总不能说出自己在挣扎要不要和他告白吧。

  “嗯,不过女生还是别熬夜了,安心睡觉吧。好梦原文www.55555333.cc。”

  然后就再也没有回复,原本我想问问他,是不是有心事,或者有什么烦恼?我甚至还在纠结自己应该在午夜开启哪种模式。

  比如说,也许我可以装得嬉皮笑脸,叫他“找个女朋友”,如果他有这个意愿,兴许我能自荐。如果他回绝了,我还可以给自己留个台阶,不至于那么尴尬,叫他“得找个硅胶质量好些的”。

  但上面的又显得太过黄暴,女孩子还是温婉些好,但……该怎么温婉不会显得像他妈?让他喝点醒酒的,也许人家但求一醉,这样不就是说废话呢吗?

  我忽然觉得他不再回复,是最好的结果。就像我无数次想找他,最后却只是静静地围观他的朋友圈。

  也许不交集,就是最好的距离。

  02

  我考完试后,收拾行李回家。坐车的路上,意外地发现了那家,和大雄先生曾经约好要一起去吃的参鸡汤店。

  那还是去年的冬天,难得下雪的城市,下了很大的雪。我们早在半个月前就约好了那顿饭,但那天的雪真的是太大了,我穿了最厚的大衣,站在路灯下等他。依然冻得嘶嘶哈哈,不住搓手希望能够摩擦取暖。

  我以为他不会来了,毕竟离约定的时间,只剩下不到五分钟。

  我掏出手机,想给自己留个面子,毕竟女孩子被放鸽子太伤自尊了5 5 5 5 5 3 3 3 c c

  “我今天忽然有点事,不如饭局就取消吧。”

  正这样想着,手机铃声响了,我看到广场尽头出现一个人影,哪怕没戴眼镜,看轮廓我也知道那是谁,嘴角抑制不住地扬起,趁着大雄先生离得尚远,我赶紧转过身背对他,激动地嘿嘿傻笑,又蹦又跳。

  等他走近了,问我怎么不接电话,还有在那里一个人乱蹦什么。

  我已经收起了笑容,装作酷酷的,把手插在衣兜里表示:“没什么啊,只是太冷了,我蹦两下热身。”

  然后我看到大雄先生从衣兜里掏出两个大号的烤地瓜,还冒着直直的热气。

  他赶紧塞到我兜里一个:“捂好了,可别露出来。我早都出来了,就是看到路边有卖烤地瓜的,结果烤了这么长时间,冻死我了……”

  之前所有的负面情绪一扫而空,我装作不以为然的样子:“那你好傻哦,既然没有烤好的你就不要买呀!”

  大雄先生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跟着我傻笑,我俩一人兜里揣了个烤地瓜,捂在手里好像全身都暖和起来了。

  03

  那天我们到底没有吃到参鸡汤,最后冻得不行,随便找了一家火锅店就吃了。我往锅里下羊肉的时候,和大雄先生说:“可惜了,早知道打个车去,司机肯定知道路。”

  大雄先生说:“没关系,又不会黄铺,以后有的是机会的。”

  听他这么说,我又忍不住乐起来了,好像个神经病。我心里想的是,可以有更多和他独处的机会5.5.5.5.5.3.3.3.c.c。喜欢一个人真是藏不住自己的情绪,哪怕面子上装得再云淡风轻,也总是会因为对方的一点小举动,立刻破功。

  04

  在大雄先生祝我好梦之后,我的确关灯拉被,打算睡觉了。往常头一贴近枕头,三秒钟立刻入睡。但今天我躺在被子上辗转反侧,也不知大雄先生的好梦是不是开过光。

  反正也失眠了,我打开微信,从头开始读和大雄先生的聊天记录。第一条是去年的冬天,我们打算去吃参鸡汤。

  原来他发了准确的地址给我,但我光顾着兴高采烈地和他聊天,没有注意到。

  既然他知道,怎么会任由我往错误的方向走?

  后面是他毕业离校那天,他说有些毛绒玩具问我要不要。我回复的是,我哪有那么少女心。但没注意到的是,他说的毛绒玩具,是我当时吵嚷着想买的“种花家”兔子。

  再往后看,虽然我们好久都不曾聊天,但他会在睡前,发一句晚安。时间都很早,照常理讲那个时间还在刷朋友圈、看视频,怎么会那么早睡觉啊!

  我还嘲笑他是老干部作息……

  但会不会这是他想和我聊天的引子,毕竟……我是说完晚安后,能再聊一小時的人。

  手机忽然振动提醒,有新消息55555333.cc。我赶紧滑到最后……

  大雄先生刚刚说:“你还没睡吧。”

  “哦……看来是已经睡了。”

  “那快翻个身吧,一会儿口水都要流到被子上了。”

  “呃……也没什么事儿,我睡不着骚扰骚扰你。”

  “其实我今天不是心情不好,但喝酒是真的。哈哈哈哈哈,你知道的,喝酒壮胆嘛。”

  “我……很喜欢你。”大雄先生终于打下了这句话。

  我盯着手机屏幕百感交集,眼泪已经先我一步做出反应。正不知道怎么回复,发现对方竟然把消息撤回了。

  我忽然想起,在之前的聊天记录里,也有好多晚上撤回,我没看到的,这才恍然大悟。

  “你白痴啊!撤回我就看不到了吗!”我发语音咆哮过去。

  然后温柔又虔诚地加上三个字“我爱你”YQY

推荐信息:
>>> 让理想转个弯
>>> 有一种逞强叫灭亡
>>> 冬日取暖
>>> 师祖叶问的风度:不赢输家的尊严
>>> 一滴油漆破潜艇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盘多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有种暗恋叫作好哥们儿

    1第一次布置新生见面会场,我正在把气球贴在墙上,由于我个子比较矮,身高只有156厘米,但我又想把气球贴得高一些,于是我就站在小凳子上贴。耳旁传来一个声音:“你还是下来吧,我帮你贴,看着挺危险的。”看到眼前一个高个子,比我站在小凳子上还高,他应该超过180厘米。我想了想说:“那好吧,你比较高。”他接过气球认真地贴了起来,我45°仰望着他的侧脸,简直是太

  • 再见,我的57号不回来

    初相逢,杨弘正跟班里最漂亮的女生聊天,我上了他的肩,撞翻了怀中刚收上来的作文集。初相识,他把书包往桌子上一拍,回过头嘻嘻地对我笑:“你好,我是57号杨弘,以后我们就是前后桌了,多多指教。”教室门口的洋紫荆满树繁花,我闻到淡淡的花香。十六岁,下课铃早已响过,语文老师却仍旧背对着我们一板一眼地写课堂笔记。他偷偷塞过来一张纸条,我伸手接住,紧紧地攥在手心,像是攥住这又一个被老师无

  • 红豆年糕与圆滚滚小姐

    一群女孩嬉笑着走进店里,其中两个背着硕大的相机,她们叽叽喳喳地在讨论今天拍的照片。京屿注意到坐在窗边穿着绿波点裙子的女生始终一句话也没说,她有一双好看的眼睛,眼睫垂着,下颌的线条如同刀削一般,瘦得令人心疼。京屿趴在前台听她们聊了好一会儿,才知道她们是来岛上拍一套还原名画的复古照的。摄影师喊京屿再来些啤酒时,“绿波点裙子”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刚推开木门还没走下台阶,就忍不住吐

  • 吃货女友的套路

    ~~~~~01~~~~~大江交女朋友了,跟大江聊天,他说:“唉,我这交的是什么女朋友啊!”听完他说的那些事情,原谅我不厚道地笑了。大江跟女友娇娇的相遇还算浪漫,不,应该说是很浪漫。在一个飘着雪花的晚上,大江一个人从自习室往回走。路边灯光微弱,洋洋洒洒的雪花从天而降,美丽而浪漫。大江掏出手机来,想记录下这美丽的时刻,边拍照边想:我要是有个女朋友多好啊,现在就可以一起&ldqu

  • 暗恋的自枯自荣

    你说那年你二十岁,他是社团里认识的学长,白净长脸,黑框眼镜,细长的眼睛,又高又瘦,不笑的时候很严肃,笑起来非常傻气,他穿着法兰绒格子衬衫,破破的牛仔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总比旁人高,他养成了驼背的习惯。学长的房间是大家开会的地方,三面墙都是书架,满满都是书和CD,都是你没读过的书,没听过的音乐。屋子里总是烟雾弥漫,每个学长都抽烟,他也抽,你最喜欢看他把香烟抽得很短很短,一副很爱惜的样子,可是你不喜欢

  • 酸汤牛肉与看海的男孩

    京屿与柚木开车出去时,在码头上遇见了那个孩子。他躲在舱底被人发现了,健壮的男人拎着他的领口把他给扔出来。很多人在围观——“都好多次啦!”“他躲在舱底想干什么?”“是混进去玩的小孩吧。”可是……并不太像,那孩子有股大人气,京屿想。隔几天再经过码头时,京屿又遇见了那个男孩。这次他背着一个脏兮兮的书包,额前半

  • 人鼠恩仇录

    睡梦中,手背滑过一道冰凉,惊醒。我想可能是小初的手,但又觉得不可能。小初的手没有这么冰凉,这触感分明不是来自人类,而是来自异族的触摸。我翻过身去拉小初,一摸摸空了。小初四仰八叉地躺在床的另一头。我丈量了距离,她根本触不到我放在枕头上的手。那么,这一道冰凉,是谁呢?我在百思不得其解中,迷糊地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又被耳朵上一种奇异的触感惊醒,像被小爪子挠过。又是梦吗?不太可能,这体验这么清晰分明,

  • 与大少爷的相爱相杀

    这是自大少爷叛逆以来我和他和平相处的第一个假期。为此我不止一次感到郁闷和不安。大少爷是我弟。在他还在娘胎里时,我妈去做B超,医生说是个女孩。然而大少爷来到这个世界时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我是你的专属“陪睡”大少爷小时候是和爸妈睡一起的。我家从我两岁起就以种菜为生,几乎每天凌晨两三点,爸妈都要起床去收菜,这也就意味着凌晨时没人睡在大少爷的旁边照看他。每天凌晨,爸妈起床的第一件

  • 卒子

    我和江潮是在象棋班认识的,那时候他别具一格,不爱车马炮,只中意那不起眼的卒子。我问他为什么,江潮昂起头,满脸风骚,说他就是喜欢这种一往无前的气势。那会儿正是黑帮电影大行其道的年代,江潮立志要当一个古惑仔。为此他呼朋唤友,可忙活半天,最后也只有我一人留了下来。当古惑仔已成泡影,江潮的追求便只剩下吃了。短短两年里,他绷坏了五条裤子。江潮一脸哀愁地望着我,说他胖成这样,以后肯定再也泡不成女生了。但可惜的

  • 王子的初恋

    我的初恋在丰田村,她是村里的公主,因为她的爸爸是大头目。我在台北长大,小时候又是个天才小鼓手,在村子里颇有名气,每次回阿公家,都会有很多人想来认识我,而公主阿奶对我也另眼相待,那年夏天我们彼此都保持着亢奋的状态,不懂恋爱却忙着想恋爱。就在丰年祭的舞蹈上,我戴上王子的头饰,跟公主配一对,那时候有很多女生都想跟我接近,不过阿奶很酷地对她们说:“我是他公主,你们要跟我抢,没有意义!&rd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