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林 > 世间感动 > 正文

一颗苹果干的爱情

2019-03-30 01:31:43 来源:盘多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代号三星

  2000年,苹果小姐15岁,一个人从石家庄来北京玩,住在老妈同学方阿姨家5+3+故+事+网。方阿姨家里有一位小哥哥,对苹果小姐特别照顾。苹果小姐叫他华为。

  这一天,华为家里晃进来一个帅帅的男生,手里拿着部三星A188。他一进门就问了:“还没开饭吧?”然后坐在沙发上谁也不理地看电视。

  苹果小姐悄悄问华为:“他谁啊?”“蹭饭的,别理他。”

  然而一个帅且不言不语的男生对女生会产生一种奇异的吸引力。那不是“别理他”三个字可以阻挡得了的。比如苹果小姐,就一眼一眼地偷瞄着那个蹭饭的,并起代号“三星”。

  苹果僵尸

  说起来,三星是华为家的邻居,父母做生意常不在家,十六七岁的少年,习惯独来独往。有时候饭店吃多了,就会跑到华为家来蹭饭。

  一天,三星蹭饭来得早了。方阿姨买菜还没回来。他一屁股坐在看电视的苹果小姐身边说:“Hi,洗个苹果去。”

  太近了!苹果小姐心脏扑通乱跳,可脸上却冷若冰霜,她说:“自己没手啊,这么懒。”

  三星也不气,一个人去了厨房。回来的时候,扔给苹果小姐一只苹果。苹果小姐接住,没说话,心里却悠悠地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幸福感。

  后来,那只苹果成了苹果小姐的藏品。她没吃,一直拿在手里,晚上,放进箱子,开学带回石家庄,擦一遍盐,系上绳子,挂在房间晒不到阳光的通风处,慢慢风干萎缩成一颗苹果僵尸。

  没办法,世间只有少女长情,只为一个形象,或是一种感觉,就可以执着N年XHD

  你好,坏脾气小姐

  2004年,苹果小姐考上了大学。学校还好,关键是在北京。报到的第二天,她就去了方阿姨家。只是方阿姨动迁搬去了海淀。三星自然不知去向。

  苹果小姐的大学在有名的学院路上,班里有个男生叫小米,个子不高,特别喜欢苹果小姐。

  那段时间,小米总喊苹果小姐出去玩。有一次,他们去魏公村的一家攀岩馆。苹果小姐一进门,就看见了三星。他是攀岩馆里最年轻的教练,大冬天的,仍穿着一件运动背心,露出线条好看的肱二头肌和三角肌。

  苹果小姐迅速把他和脑海中通过苹果干臆想出的三星迅速匹配了一下,几乎完美重合,于是心中蓄藏的悸动全来了。

  她走过去,说了声:“Hi。”

  三星冷冰冰地问:“你谁啊?”苹果小姐的脸一僵,瞬间尴尬。可三星转瞬送来一抹笑容。他说:“你好啊,坏脾气小姐。”

  落网的鸟

  那大概是苹果小姐最勤奋的时光吧。每天下午,她都会骑着自行车去攀岩馆。三星一直陪着她,耐心讲解,淡淡鼓励,然后拽着安全绳等她掉下来。苹果小姐从不辜负他的期望,每次爬到一半一定掉下来。

  说实话,苹果小姐不想爬了5+5+5+5+5+3+3+3+c+c。可是喜欢一个人不就是要投其所好吗?许多年后,苹果小姐回想起来,都会佩服自己的勇气与毅力,有一点小说似的为爱奋不顾身。

  有一次,苹果小姐问三星:“我是不是很蠢?”

  他说:“还行吧。能意识自己蠢的人就不算太蠢。”

  苹果小姐捶了他一拳。

  三星别过头,轻声一笑,然后紧了紧她身上的带子说:“再来一次。”

  苹果小姐全身一颤,冒出触电般的苏麻。到底是大学生了呢,喜欢已经不仅限于美如画的瞬间,三星那双有力漂亮的臂膀更让人心猿意马。她被他用“五花大綁”的带子一提,像一只落网的鸟。她觉得自己逃不了。

  醍醐灌顶

  这一年,华为读大三,平时打工赚钱已经用上了华为U526。

  华为说:“你知道他家的情况吗?他爸妈关系不太好,因为他爸外遇常常打架。前几年他妈自杀了。”

  苹果小姐说:“是暗示我他会像他爸吗?没看出来你这么八卦。”

  华为说:“我不是八卦,我只是想告诉你,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在这样家庭长大的孩子,通常会缺乏安全感。他们是不会爱上任何人的,因为他们不信任任何人。”

  苹果小姐听着,有如醍醐灌顶般怔住了。

  如果爱情可以分级,苹果小姐觉得,华为冷静客观的分析,让她对三星的爱上了一个层次。她一下理解了三星表面的无所谓,也理解了他内在的岿然不动。晚上,她骑着自行车去找三星5+5+5+5+5+3+3+3+c+c

  苹果小姐在攀岩馆的门前堵住了三星。她说:“你信不信,我可以每天到这里爬墙,直到你明白为什么。”

  苹果小姐以为三星会用不在意的口吻问她:“为什么?”

  但他没有。他低了会儿头,抬起来说:“你想好了,答应做我女朋友,可是一辈子的事。”

  苹果小姐“啪”地扔掉车子,攀岩一样四肢并用,挂在了三星身上。她说:“我发誓,只会更多,不会更少。”他用她期望许久的手臂,抱住了她,饱满、紧实。世界仿佛在那一刻炸裂了。

  爱情的门锁

  2008年苹果小姐毕业,她忙着培训,忙着工作,忙着见识更广阔的天地。她没时间每天去爬墙了,有时候3天一去,有时候是5天,最长的一次大概有16天吧。

  苹果小姐总记得那一天,奥运之后的北京,还遗留着极度清澈的天空。她站在攀岩馆里,对着三星的同事说:“他什么时候辞职的?他没说去哪儿吗?”

  可她得到的答案,只有“不知道”。

  华为说:“这事不能怪你的。人总要成长的。你不可能陪着他。”

  苹果小姐接受了他的解释。或者说,她也只能接受。从此,她成长了,长成无限接近华为一样的苹果小姐。

  可苹果小姐觉得,也许是因为爱情的门锁,已在2008年扣上,从此身边换谁都是一样。

  没有人可以留在神坛上

  2016年11月,苹果小姐乘机从北京飞去海南开会欢迎55555333.cc。华为开车送她。他说:“回来就把工作放一放。我不想再等了。”

  苹果小姐沉默着,没有回答。那天安检的时候,机场里反复播报,禁止携带三星Note7的通知。苹果小姐听着听着,心情就黯然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离第一次见三星,竟已是15年了。

  苹果小姐莫名地想起了公司里年轻的OPPO男,vivo女们。心里忍不住感慨万千。其实,一个人无论怎么改变,终是要跟不上这个时代。只有那些固有的经典,才可能成为永恒。如今属于她的世界早已时过境迁,没有人还可以留在神坛上。

  还好

  2016年的苹果小姐托小米找找三星。

  毕竟是资深娱记,人面也广。

  从海南回来那天,小米给苹果小姐发了微信。他说:“有心理准备见他吗?”

  “有。”

  小米发来一张照片,里面立着一块小小的墓碑,上面刻着一句墓志铭——这样就算是一辈子了吧。

  苹果小姐看了看,关了她的iPhone7。漂着淡淡雾霾的北京变得好安静。她下意识地伸手在背包里摸了摸5+3+故+事+网。那里面放着一只塑封的苹果僵尸。她想,还好她还留着它,可以让她像15岁一样,用一颗苹果干,臆想一段不在世上的爱情。

更多推荐:
>>> 名人微搏搞笑段子
>>> “如家”是家的反面
>>> 向落叶致敬
>>> 追杀爱人
>>> 真正的旅行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盘多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有种暗恋叫作好哥们儿

    1第一次布置新生见面会场,我正在把气球贴在墙上,由于我个子比较矮,身高只有156厘米,但我又想把气球贴得高一些,于是我就站在小凳子上贴。耳旁传来一个声音:“你还是下来吧,我帮你贴,看着挺危险的。”看到眼前一个高个子,比我站在小凳子上还高,他应该超过180厘米。我想了想说:“那好吧,你比较高。”他接过气球认真地贴了起来,我45°仰望着他的侧脸,简直是太

  • 再见,我的57号不回来

    初相逢,杨弘正跟班里最漂亮的女生聊天,我上了他的肩,撞翻了怀中刚收上来的作文集。初相识,他把书包往桌子上一拍,回过头嘻嘻地对我笑:“你好,我是57号杨弘,以后我们就是前后桌了,多多指教。”教室门口的洋紫荆满树繁花,我闻到淡淡的花香。十六岁,下课铃早已响过,语文老师却仍旧背对着我们一板一眼地写课堂笔记。他偷偷塞过来一张纸条,我伸手接住,紧紧地攥在手心,像是攥住这又一个被老师无

  • 红豆年糕与圆滚滚小姐

    一群女孩嬉笑着走进店里,其中两个背着硕大的相机,她们叽叽喳喳地在讨论今天拍的照片。京屿注意到坐在窗边穿着绿波点裙子的女生始终一句话也没说,她有一双好看的眼睛,眼睫垂着,下颌的线条如同刀削一般,瘦得令人心疼。京屿趴在前台听她们聊了好一会儿,才知道她们是来岛上拍一套还原名画的复古照的。摄影师喊京屿再来些啤酒时,“绿波点裙子”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刚推开木门还没走下台阶,就忍不住吐

  • 吃货女友的套路

    ~~~~~01~~~~~大江交女朋友了,跟大江聊天,他说:“唉,我这交的是什么女朋友啊!”听完他说的那些事情,原谅我不厚道地笑了。大江跟女友娇娇的相遇还算浪漫,不,应该说是很浪漫。在一个飘着雪花的晚上,大江一个人从自习室往回走。路边灯光微弱,洋洋洒洒的雪花从天而降,美丽而浪漫。大江掏出手机来,想记录下这美丽的时刻,边拍照边想:我要是有个女朋友多好啊,现在就可以一起&ldqu

  • 暗恋的自枯自荣

    你说那年你二十岁,他是社团里认识的学长,白净长脸,黑框眼镜,细长的眼睛,又高又瘦,不笑的时候很严肃,笑起来非常傻气,他穿着法兰绒格子衬衫,破破的牛仔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总比旁人高,他养成了驼背的习惯。学长的房间是大家开会的地方,三面墙都是书架,满满都是书和CD,都是你没读过的书,没听过的音乐。屋子里总是烟雾弥漫,每个学长都抽烟,他也抽,你最喜欢看他把香烟抽得很短很短,一副很爱惜的样子,可是你不喜欢

  • 酸汤牛肉与看海的男孩

    京屿与柚木开车出去时,在码头上遇见了那个孩子。他躲在舱底被人发现了,健壮的男人拎着他的领口把他给扔出来。很多人在围观——“都好多次啦!”“他躲在舱底想干什么?”“是混进去玩的小孩吧。”可是……并不太像,那孩子有股大人气,京屿想。隔几天再经过码头时,京屿又遇见了那个男孩。这次他背着一个脏兮兮的书包,额前半

  • 人鼠恩仇录

    睡梦中,手背滑过一道冰凉,惊醒。我想可能是小初的手,但又觉得不可能。小初的手没有这么冰凉,这触感分明不是来自人类,而是来自异族的触摸。我翻过身去拉小初,一摸摸空了。小初四仰八叉地躺在床的另一头。我丈量了距离,她根本触不到我放在枕头上的手。那么,这一道冰凉,是谁呢?我在百思不得其解中,迷糊地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又被耳朵上一种奇异的触感惊醒,像被小爪子挠过。又是梦吗?不太可能,这体验这么清晰分明,

  • 与大少爷的相爱相杀

    这是自大少爷叛逆以来我和他和平相处的第一个假期。为此我不止一次感到郁闷和不安。大少爷是我弟。在他还在娘胎里时,我妈去做B超,医生说是个女孩。然而大少爷来到这个世界时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我是你的专属“陪睡”大少爷小时候是和爸妈睡一起的。我家从我两岁起就以种菜为生,几乎每天凌晨两三点,爸妈都要起床去收菜,这也就意味着凌晨时没人睡在大少爷的旁边照看他。每天凌晨,爸妈起床的第一件

  • 卒子

    我和江潮是在象棋班认识的,那时候他别具一格,不爱车马炮,只中意那不起眼的卒子。我问他为什么,江潮昂起头,满脸风骚,说他就是喜欢这种一往无前的气势。那会儿正是黑帮电影大行其道的年代,江潮立志要当一个古惑仔。为此他呼朋唤友,可忙活半天,最后也只有我一人留了下来。当古惑仔已成泡影,江潮的追求便只剩下吃了。短短两年里,他绷坏了五条裤子。江潮一脸哀愁地望着我,说他胖成这样,以后肯定再也泡不成女生了。但可惜的

  • 王子的初恋

    我的初恋在丰田村,她是村里的公主,因为她的爸爸是大头目。我在台北长大,小时候又是个天才小鼓手,在村子里颇有名气,每次回阿公家,都会有很多人想来认识我,而公主阿奶对我也另眼相待,那年夏天我们彼此都保持着亢奋的状态,不懂恋爱却忙着想恋爱。就在丰年祭的舞蹈上,我戴上王子的头饰,跟公主配一对,那时候有很多女生都想跟我接近,不过阿奶很酷地对她们说:“我是他公主,你们要跟我抢,没有意义!&rd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