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林 > 世间感动 > 正文

43顶女帽

2019-03-24 23:46:23 来源:盘多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小渊小时候,就很少见到一家团聚的日子Efl。她的父亲在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工作了40年,母亲在上海石库门房子里照料一家老小,同时在一家街道小厂兼任会计。家累重,父亲的工资又不高,为了养家糊口,母亲还利用一切业余时间,做粗活来贴补家用。她刷洗过牛奶厂的玻璃奶瓶,为小旅馆搓洗那些粗重的窗帘与床单,还为煤墼厂打过煤墼。

  小渊记得,打完煤墼回来,母亲洗头发能洗出一盆黑水来,指甲缝里都是黑乎乎的煤屑,剔都剔不掉。而此时,这位昔日纱厂老板的二小姐,已经干活干到十个指甲都劈裂了。

  母亲毫无怨言。小渊小时候见识过同学父母的各种猜忌、计较、吵嘴,倍觉困惑——自家父母,是怎样在这样两地相隔、无所扶持的情境下,一直保持着安之若素的和谐的?

  是父亲为母亲做的43顶帽子原文www.55555333.cc。小渊母亲在20世纪60年代末患上日光性皮炎,只要一晒太阳,脸上就会起红斑。偏偏她为养家承担的很多活计,都要顶着毒日头完成。父亲知晓后,一声不吭,很快托回沪探亲的同事为母亲带回一顶米黄色的草帽。那是父亲找打草帽的老乡学习,自己用青稞秆编织的。为了让母亲戴在头上更舒服,父亲把青稞秆浸水三次,捶软三次,又曝晒三次。

  之后,父亲一发不可收,專门以一名航天工程师的智慧,为母亲做帽子。布帽子、粗麻帽子、竹丝帽子、软藤帽子……礼物源源不断从酒泉寄回,或者托人捎回,而帽子,永远是母亲一个人的5.5.5.5.5.3.3.3.c.c。这让母亲在逐渐成年的女儿面前都有点不好意思。

  然而,无病无灾的美好日子总是那么短暂。在父亲行将退休的那一年,母亲被诊断为阿尔茨海默病。

  她还认得父亲吗?也许是认得的。至少,她对这个每天拉着她的手,带她一起去菜市场、去超市、去图书馆的男人,有着一股莫名的信赖感。她并不反感他在身边,絮絮叨叨把古诗词吟咏给她听。

  父亲对母亲,已经迁就到女儿们都看不下去的地步5_3_故_事_网。母亲抱怨过饭软饭硬、茶烫茶凉,抱怨过帽子太重、帽檐太大,帽顶太深,帽箍太紧。“你看我一戴上帽子,就像孙悟空被念紧箍咒。”偶尔清醒时,母亲还会这样开玩笑。为了母亲的舒适与平静,父亲想尽了一切办法。他已经70岁了,骑着自行车,跑遍了所有卖女帽的地方,不顾营业员的白眼,一顶一顶地试戴帽子。他对所有现成的帽子都不满意,最后,他终于在布料城买到一种类似《红楼梦》里提到的“软烟罗”的面料,自己画图,为母亲设计各种英式遮阳帽。

  父亲得意地设计成功了推荐55555333.cc。这种帽子,拿在手上几乎没有分量,表面却有无数反光点,可以最大限度反射阳光。它像一只小小的飞碟,或者鸟巢,驻留在母亲白发稀疏的头顶上。帽檐上盛开着手工卷制的玫瑰花,或者蹲踞着一只光彩熠熠的蝴蝶,这让母亲有点佝偻的身躯忽然散发出一点点美的光辉。邻居们见到“梁家阿婆”出门,会停下来,由衷夸赞她的帽子,夸赞她的气色与风度。母亲带着一点茫然的单纯表情,很受用地听着。邻居们有点困惑地对小渊父亲说:“阿婆依旧漂亮、有风度,不像一个病人呀。”

  他做到了Efl。他以43顶帽子,构筑了一个只有他们夫妻能懂的小世界,一个唯有他们携手搀扶的小世界。

编辑推荐:
>>> 不该较劲别较劲
>>> 上帝特别钟爱的人
>>> 羊肉出在牛身上
>>> 和一台冰箱约会
>>> 无心寻欢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盘多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再见,我的57号不回来

    初相逢,杨弘正跟班里最漂亮的女生聊天,我上了他的肩,撞翻了怀中刚收上来的作文集。初相识,他把书包往桌子上一拍,回过头嘻嘻地对我笑:“你好,我是57号杨弘,以后我们就是前后桌了,多多指教。”教室门口的洋紫荆满树繁花,我闻到淡淡的花香。十六岁,下课铃早已响过,语文老师却仍旧背对着我们一板一眼地写课堂笔记。他偷偷塞过来一张纸条,我伸手接住,紧紧地攥在手心,像是攥住这又一个被老师无

  • 红豆年糕与圆滚滚小姐

    一群女孩嬉笑着走进店里,其中两个背着硕大的相机,她们叽叽喳喳地在讨论今天拍的照片。京屿注意到坐在窗边穿着绿波点裙子的女生始终一句话也没说,她有一双好看的眼睛,眼睫垂着,下颌的线条如同刀削一般,瘦得令人心疼。京屿趴在前台听她们聊了好一会儿,才知道她们是来岛上拍一套还原名画的复古照的。摄影师喊京屿再来些啤酒时,“绿波点裙子”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刚推开木门还没走下台阶,就忍不住吐

  • 吃货女友的套路

    ~~~~~01~~~~~大江交女朋友了,跟大江聊天,他说:“唉,我这交的是什么女朋友啊!”听完他说的那些事情,原谅我不厚道地笑了。大江跟女友娇娇的相遇还算浪漫,不,应该说是很浪漫。在一个飘着雪花的晚上,大江一个人从自习室往回走。路边灯光微弱,洋洋洒洒的雪花从天而降,美丽而浪漫。大江掏出手机来,想记录下这美丽的时刻,边拍照边想:我要是有个女朋友多好啊,现在就可以一起&ldqu

  • 暗恋的自枯自荣

    你说那年你二十岁,他是社团里认识的学长,白净长脸,黑框眼镜,细长的眼睛,又高又瘦,不笑的时候很严肃,笑起来非常傻气,他穿着法兰绒格子衬衫,破破的牛仔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总比旁人高,他养成了驼背的习惯。学长的房间是大家开会的地方,三面墙都是书架,满满都是书和CD,都是你没读过的书,没听过的音乐。屋子里总是烟雾弥漫,每个学长都抽烟,他也抽,你最喜欢看他把香烟抽得很短很短,一副很爱惜的样子,可是你不喜欢

  • 酸汤牛肉与看海的男孩

    京屿与柚木开车出去时,在码头上遇见了那个孩子。他躲在舱底被人发现了,健壮的男人拎着他的领口把他给扔出来。很多人在围观——“都好多次啦!”“他躲在舱底想干什么?”“是混进去玩的小孩吧。”可是……并不太像,那孩子有股大人气,京屿想。隔几天再经过码头时,京屿又遇见了那个男孩。这次他背着一个脏兮兮的书包,额前半

  • 人鼠恩仇录

    睡梦中,手背滑过一道冰凉,惊醒。我想可能是小初的手,但又觉得不可能。小初的手没有这么冰凉,这触感分明不是来自人类,而是来自异族的触摸。我翻过身去拉小初,一摸摸空了。小初四仰八叉地躺在床的另一头。我丈量了距离,她根本触不到我放在枕头上的手。那么,这一道冰凉,是谁呢?我在百思不得其解中,迷糊地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又被耳朵上一种奇异的触感惊醒,像被小爪子挠过。又是梦吗?不太可能,这体验这么清晰分明,

  • 与大少爷的相爱相杀

    这是自大少爷叛逆以来我和他和平相处的第一个假期。为此我不止一次感到郁闷和不安。大少爷是我弟。在他还在娘胎里时,我妈去做B超,医生说是个女孩。然而大少爷来到这个世界时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我是你的专属“陪睡”大少爷小时候是和爸妈睡一起的。我家从我两岁起就以种菜为生,几乎每天凌晨两三点,爸妈都要起床去收菜,这也就意味着凌晨时没人睡在大少爷的旁边照看他。每天凌晨,爸妈起床的第一件

  • 卒子

    我和江潮是在象棋班认识的,那时候他别具一格,不爱车马炮,只中意那不起眼的卒子。我问他为什么,江潮昂起头,满脸风骚,说他就是喜欢这种一往无前的气势。那会儿正是黑帮电影大行其道的年代,江潮立志要当一个古惑仔。为此他呼朋唤友,可忙活半天,最后也只有我一人留了下来。当古惑仔已成泡影,江潮的追求便只剩下吃了。短短两年里,他绷坏了五条裤子。江潮一脸哀愁地望着我,说他胖成这样,以后肯定再也泡不成女生了。但可惜的

  • 王子的初恋

    我的初恋在丰田村,她是村里的公主,因为她的爸爸是大头目。我在台北长大,小时候又是个天才小鼓手,在村子里颇有名气,每次回阿公家,都会有很多人想来认识我,而公主阿奶对我也另眼相待,那年夏天我们彼此都保持着亢奋的状态,不懂恋爱却忙着想恋爱。就在丰年祭的舞蹈上,我戴上王子的头饰,跟公主配一对,那时候有很多女生都想跟我接近,不过阿奶很酷地对她们说:“我是他公主,你们要跟我抢,没有意义!&rdqu

  • 遇见他的第七天,他成了我的男朋友

    01早晨我在睡梦中惊醒,眼前一片灰暗,我以为天还没亮。按亮手机屏幕一看七点五十,我瞬间清醒了。省去化妆、挑选衣服等步骤,走出楼栋大门,发现正在下雨。如果现在上楼拿伞,肯定是要迟到的。我索性走进雨里,往公交站台跑去。跑到人行道时,绿灯正在进行最后三秒倒计时,停在我左边的车辆蓄势待发,我只好等下一轮。雨突然下大了,我举起包放在头顶想遮雨,无奈包太小。突然,我的头顶出现一把伞,扭头一看,一张好看的脸庞。